top of page
搜尋

約翰‧魯特《馬利亞尊主頌》歌詞翻譯與背景



路加福音第一章39節~56節 (和合本修訂版)

馬利亞看望伊莉莎白

39 在那些日子,馬利亞起身,急忙前往山區,來到猶大的一座城,

40 進了撒迦利亞的家,向伊利莎白問安。

41 伊利莎白一聽到馬利亞問安,所懷的胎就在腹裡跳動。伊利莎白被聖靈充滿,

42 高聲喊著說:「你在婦女中是有福的!

43 我主的母親到我這裡來,為何這事臨到我呢?

44 因為你問安的聲音一入我耳,我腹裡的胎就歡喜跳動。

45 這相信的女子是有福的!因為主對他所說的話都要應驗。」

馬利亞的尊主頌

46 馬利亞說:「我心尊主為大;

47 我靈以上帝我的舊主為樂;

48 因為他顧念他使女的卑微;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有福。

49 因為那有權能的為我做了大事;他的名是聖的。

50 他憐憫敬畏他的人,直到世世代代。

51 他用膀臂施展大能;

52 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

53 他叫飢餓的飽餐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54 他扶助了他的僕人以色列,不忘記失憐憫,

55 正如他對我們的列祖說過,『憐憫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直到永遠』」

56 馬利亞和伊利莎白同住,約有三個月,然後回家去了。


約翰‧魯特 John Rutter (*1945)

魯特是當今英國重要的作曲家兼合唱指揮,擅長大型合唱聖樂、教會音樂的創作,著名的作品包括《馬利亞尊主頌》(Magnificat)、《榮耀頌》(Gloria)、《安魂曲》(Requiem)、《大地好風光》(For the Beauty of the Earth)、《一切美麗光明物》(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除此之外也為多首聖誕曲改編,以及世俗音樂創作。在他的合唱聖樂作品當中,經常以懷古的手法,以葛麗果聖歌融合了許多當代的音樂元素,像是中南美洲黑人靈歌、舞蹈音樂,使得作品與我們所認為艱澀難懂的當代作品有所不同,時而小清新的洋溢氣質、時而奔放熱情、時而害羞內斂,時而平靜莊嚴,這些特質,讓我們感受到作品的親和力,卻又不覺得過時。魯特目前於劍橋大學任職,曾於校內擔任管風琴師與音樂院院長,1981年成立劍橋合唱團並擔任指揮,並持續與旗下的「樂院唱片Collegium Records」合作灌錄多首聖樂作品錄音,目前持續與各地合唱與交響樂團合作。


歌詞翻譯與背景概要 (斜體字為歌詞,正體字為背景概述)


第一樂章 我心尊主為大 (光明與喜樂的)

I. Magnificat anima mea (Bright and joyful)


Magnificat anima mea Dominum 我心尊主為大

Et exsultavit spiritus meus in Deo salutari meo. 我靈以神我的救主為樂

Quia respexit humilitatem ancillae suae, 因為祂顧念祂使女的卑微

ecca enim ex hoc beatam me dicent omnes generationes. 從今以後,萬代要稱我為有福


這個樂章可以說是一種奏鳴曲式,呈式部為欣喜快樂的,帶點清新感,魯特靈活運用不同拍號,展現熱情奔放的舞蹈歌唱氣息,道出馬利亞、伊莉莎白因著靈懷胎的感謝與喜樂,發展部運用轉調使氛圍轉趨神聖,除了顯示對於上帝的大能感到驚奇與神聖,更是突顯馬利亞的謙卑,是自己為渺小,並再次不斷地向上帝發出讚嘆,最後發展部又回到原先喜樂的主題,在充滿光明洋溢的氛圍中結束。


第二樂章 關於一株玫瑰,一株美麗的玫瑰 ( 寧靜而流淌的 )

II. Of a Rose, a lovely Rose ( Tranquil and flowing )


Of a Rose, a lovely Rose, 關於一株玫瑰,一株美麗的玫瑰

Of a Rose is all my song 我這整首歌,是關於一株玫瑰


Hearken to me, both old and young 長者們及青年人,請聽我吟唱;

How this Rose began to spring; 這株玫瑰是如何綻放開來的,

A fairer rose to mine liking 這是一株美麗且讓我喜愛的玫瑰,

In all this world ne know I none. 這世上我尚不知道還有一株能與其相比。


Five branches of that rose there been, 那株玫瑰有五個分枝,

The which be both fair and sheen; 這些分枝既美麗又明亮,

The rose is called Mary, heaven's queen. 這株玫瑰的名字叫馬利亞,乃天庭之后

Out of her bosom a blossom sprang. 花朵從她胸懷綻放開來。


The first branch was of great honour: 玫瑰的第一分枝有極大的榮譽,

That blest Marie should bear the flow'r; 所以,萬福馬利亞配得這枝花

There came an angel from heaven's tower 有一天使從天堂高塔前來,

To break the devil's bond. 為了拆毀魔鬼的綑綁。


The second branch was great of might, 玫瑰的第二分枝充滿大能,

That sprang upon Christmas night; 在聖誕夜綻放開來,

The star shone over Bethlem bright, 明亮的星星在伯利恆城上閃爍,

That man should see it both day and night. 所以,白天及晚上人們應都能看見。


The third branch did spring and spread; 玫瑰的第三分枝綿延綻放,

Three kinges then the branch gan led, 這分枝引領東方三博士,

Unto Our Lady in her child-bed; 來朝見生下聖嬰的馬利亞,

Into Bethlem that branch spring right. 那分枝恰好蔓生到伯利恆城。


The fourth branch it sprang to hell, 玫瑰第四分枝竄向了地獄,

The devil's power for to fell: 因為擊潰了魔鬼的權勢,

That no soul therein should dwell, 所以,沒有靈魂會待在地獄裡,

The branch so blessedfully sprang. 這分枝如此有福地生長。


The fifth branch it was so sweet, 玫瑰的第五分枝是如此地甜美,

It sprang to heav'n both crop and root, 整株蔓延到了天堂,

Therein to dwell and be our bote; 在那裏成為我們的幫助,

So blessedly it sprang. 如此蒙福地綻放。


Of a Rose, a lovely Rose, 關於一株玫瑰,一株美麗的玫瑰

Of a Rose is all my song 我這整首歌,是關於一株玫瑰

Pray we to her with great honour, 我們心懷敬意地向她祈求,

She that bare the blessed flow'r , 她是那綻放蒙福之花的女子,

To be our help and our succour, 成為我們的幫助及救贖,

And shield us from the fiendes bond. 且保守我們不受敵人的綑綁。


本樂章取自15世紀英國著名的詩歌,內容以玫瑰的綻放隱喻耶穌降生的經過和成長及其所行的各種神蹟奇事:天使下凡預告牧羊人將有救世主誕生驚動牧羊人,馬利亞在馬廄中產下耶穌,閃亮的星星劃過並照亮伯利恆城,引領東方三博士前來朝拜。耶穌成長後,多行大能,降下來自上帝的救恩,為人們醫病趕鬼,醫治患有各種可醫治及不可醫治的疾病的病患,甚至將人從死裡中救活,自地獄中拯救出來,同時也拯救受壓迫的人,自患難困苦中拉拔,使正義、自由得以伸張,他不分性別、身分地位、年齡老少接一視同仁,傳講來自上帝的拯救與福音,為人們帶來盼望與光明。溫柔婉約的旋律,然而由於是英文古詩歌,在調性、調式上不斷游移,對於合唱團是蠻大的考驗。


第三樂章 那有權能的,為我成就了大事 ( 莊嚴的行板 )

III. Quia fecit mihi magna ( Andante maestoso )


Quia fecit mihi magna qui potens est. 那有權能的,為我成就了大事,


本樂章以樂團燦爛光輝的動機拉開序奏,像極了星際大戰的主題曲,帶領我們乘坐噴射的火箭,飛向宇宙的感覺,接著道出了那造物主,那創造我們的,是如此的神聖莊嚴,而我們相較之下,是如此的渺小,如同宇宙中的一粒細沙。


Et sanctum nomen eius. 祂的名為聖。


在這個段落當中,魯特使用了葛利果聖歌的曲調,肅穆莊嚴的賦格,主題不斷的在合唱各聲部間遊走,織度緊密,最後利用轉調銜接下一主題。


Sanctus, Sanctus, Sanctus, Dominus Deus Sabaoth. 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

Pleni sunt caeli et terra gloria tua. 天與地充滿祢的榮耀,

Hosanna in excelsis. 和撒那歸於至高神。


接著以帶點喜樂愉悅、充滿希望光明的心情,高聲部唱出如歌的聖哉經,緊密的與下個樂章相連接,而不中斷。


第四樂章 憐憫 ( 流暢的行板 )

IV. Et misericordia ( Andante fluente )


Et misericordia eius a progenie in progenies timentibus eum.

祂憐憫敬畏祂的人,直到世世代代

Magnificat anima mea Dominum 我心尊主為大


這段宛若受到慈愛的天父憐憫,像照顧孩子們般的疼愛,溫柔的對我們所唱的歌,中間穿插了一小段獨唱女高音的宣告,再次的宣認這位慈愛的天父。


第五樂章 祂行了大能 ( 強而有力的快板 )

V. Fecit potentiam ( Allegro energico )


Fecit potentiam, in brachio suo, 祂用膀臂施展大能


樂章一開始從迷幻神秘似的小聲卻又帶有藍調節奏有活力的,漸趨轉強,接著使用三分音符強化對於主的大能發出讚嘆


Dispersit superbos mente cordis sui, 那狂傲的人正心裡妄想就被祂趕散了

Deposuit potentes de sede, 祂叫有權柄的人失位


曲子的織度轉為緊密,氣氛變得緊張,像是在警醒那些驕傲狂傲的人,抑或是那些倚仗權柄壓迫弱勢的人,警醒他們將要因此而失去自己的爵位


Et exaltavit humiles. 祂叫卑賤的人升高


利用類似葛麗果聖歌的調式,表達上帝對卑微的子民施予慈愛恩惠。


第六樂章:飢餓 ( 緩慢而平靜的 )

VI: Esurientes ( Slow and calm )


Esurientes implevitbonis, 叫飢餓的得飽美食,

Etdivites dimisit inanes. 叫富足的空手回去。

Suscepit Israel, puerum suum, recordatus misericordiae suae. 扶助了祂僕人以色列,

Sicut locutus est, ad patres nostros, Abraham et semini eius in saecula.

為要紀念亞伯拉罕和祂的後裔,施憐憫直到永遠,正如從前對我們列祖所說的話。


耶和華看顧軟弱、與弱勢的人站在一起,第一段落合唱團部份只重覆的演唱「飢餓」的段落,後面則由獨唱女高音獨自演唱,某方面來說,這是凸顯人類軟弱渺小的一面。這整樂章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信息,就是上帝總是看顧軟弱的人。當在我們需要時伸出雙臂,當我們受苦時,祂也同樣跟我們一同吃苦,不離不棄地永遠眷顧著我們。


第七樂章:榮耀歸聖父 ( 莊嚴的 - 越來越生動的 )

VI. Gloria Patri ( Maestoso - Poco più mosso )


Gloria Patri et Filio, et Spiritui Sancto. 榮耀歸聖父、聖子、聖靈。

Sancta Maria, succurre miseris. 萬福馬利亞,請為我們的所需獻上祈禱,

Iuva pusillanimes, refove flebiles, 堅固那些受創的心靈,安慰那些悲傷的靈魂,

Ora pro populo, interveni proclero, intercede pro devoto femineo,

在這裡為祢的人民、你親愛的教會及所有僕人代禱,

Femineo sexu, sentiant omnes tuum iuvamen, 萬福馬利亞,請向我們提供您所有的幫助,

quicumque tuum sanctum implorant auxilium. 我們謙卑地懇求,請祢幫助我們、安慰我們。

Alleluia. 哈利路亞!

Sicut erat in principio, et nunc, et semper, et in saecula saeculorum.

如同起初、今時、永遠,直到萬代。

Amen. 阿們!


起初由合唱團與打擊、低音弦樂劃開莊嚴的序奏,唱出三一頌,接著女高音唱出人們的祈求之聲,如此柔和虔敬的。結尾部份則又回到第一樂章的弦律,生動活潑的,歌詞是節錄自基督教會禮拜儀式結束時牧者常向會眾的祝禱語:「願主耶穌基督的恩惠、上帝的慈愛、聖靈的感動, 常與我們同在, 從今時直到永遠以及會眾回應的阿們頌


使用音樂唱片版本

指揮:John Rutter

女高音:Patricia Forbes

倫敦市立交響樂團、劍橋合唱團

Collegium Records,2017 ( 台灣代理廠商 韻順唱片 )


《2020音契人文樂篇》綻放

2020年9月21日 (一)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


今年3月開始,藝文界陷入一片死寂,大型演出全面停擺,小型活動也所剩無幾。當失去與觀眾當面對話的舞台時,音樂家面對獨自練習的自己,因著科技的發達,發揮更多創意,用另一種方式與人溝通,生命總是會找到出入,但畢竟參與現場音樂會演出的迷人之處,決不是科技可以替代。表演者在演出當下的每個音符,訴說著每個人的生命故事,展現對音樂的深入了解以及一生的練習成果。團體演出時,在彼此聆聽、共同合作下架構出作曲家的創作,是群體藝術的呈現。作曲家透過他特殊的音樂語彙表達自己最真實的感受,演出者在學習的過程中用音樂與內心對話,而觀眾會感受到樂音中的真誠,從聆聽中獲得身心靈極大的滿足。


終於,台灣在世界情勢持續險峻下,幸福且謹慎地開始恢復生機,從不同的視野看到盼望。2020年,正值貝多芬250歲誕辰,各國古典音樂界準備了極豐盛的曲目為這位音樂巨擘慶生,只是世事難料,也凸顯了不同的人生課題。音契亦是,即將在今年的人文樂篇音樂會上半場演出他最受大眾喜愛的第六號交響曲,他將對大自然的熱愛,完全流露在音樂中。造物主所刻劃出的山川流水,在紛擾的世界裡,讓人轉換心情,開拓心胸,心情愉悅,在療癒的自然風光下,重新得力。在貝多芬描繪下的鄉間田野、潺潺水聲、鳥兒的歌唱、農民開懷暢飲與快樂舞蹈、暴風雨與雷聲、以及牧人的笛聲,讓人身歷其境,像是影片一幕幕播放著,跟隨貝多芬一起用心靈徜徉歐洲炫麗的景致,身心舒暢。


下半場將呈現英國當代以合唱曲聞名的作曲家魯特的「馬利亞讚主曲」,是首生氣盎然的曲目,充滿中南美洲慶典中,信徒在陽光普照的戶外跳舞、歌唱的拉丁音樂與節奏,加上葛利果聖歌風格的吟唱,是風格多變、活潑歡樂且華麗的讚美曲。魯特創作了許多為音樂會而寫的聖樂作品,他使用傳統曲式,加上現代的和聲語法,顯得非常親民,因此深受大眾與教會界喜愛。這似乎跟音契創立的初衷雷同,希望一群擁有共同理想與目標的專業音樂人士,讓古典音樂親近人心。


兩位作曲家都經歷過生命極大的難處,但貝多芬依然能描寫造物主所創造的美好景致,魯特也透過歡慶的心情傳達馬利亞當時聽完天使告知她將受孕生子,而啟發所說的禱告詞。音樂與大自然一樣具有療癒的能力,透過作曲家在不同心境、環境、整體養成所寫下的作品,傳達音樂藝術對文化傳承的影響,藉由音樂真實表現對事物的感受,淨化我們的心靈,讓我們更透徹地看清楚事情的真相,明辨是非善惡,即使身處黑暗的勢力中仍能綻放光明,期待與愛樂者一起在追求藝術之美的路上看見希望。


( 節目簡介 / 音契藝術企劃經理 潘瑋 )


演出者:

指揮/金希文 

女高音/范孟帆

音契合唱管弦樂團


演出曲目:

貝多芬:F大調第六號交響曲《田園》,作品68

Ludwig van Beethoven Symphony No.6 in F major op.68 "Pastorale"

魯特:馬利亞尊主頌

John Rutter Magnificat




3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